英雄的身后石家庄二中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14 浏览次数:

  每个时代从不缺少英雄,我们看到的、歌颂的是英雄的功绩,可是不应被遗忘的,还有英雄背后鼓掌的人。

  英雄之始并非能人,可是他们或多或少都有鼓掌人,替他们抚去出发路途的劳苦,给予他们信心与鼓励,力量虽小,可温暖如灯,久亮不熄。

  东汉乐羊子远道求学,本天资聪慧,却疲于勤学之苦,故中道而归。其妻以停下织机割断经线为喻,劝其不要中断学业,后乐羊子以此自勉方有所成。若是乐羊子孤身一人奔跑于无涯之学海,茫茫之前途,功成名就于他便是遥望的灯塔,而他的妻子便是点灯之人,道“春迟迟燕子天涯,草萋萋少年人老”,勉励他莫要荒废光阴,少年何苦不出头?

  现代著名女作家三毛,她不喜草原,不爱平川,偏生向往那广袤的撒哈拉沙漠;亲友皆是劝其不要前去,怕会后悔;也有人从来不信她一女子会赶往遥远沙漠;只有荷西,默默地打点好行李,安排好周围的一切后对三毛伸手道:“我陪你。”也正有了荷西的陪伴,三毛的沙漠寄居才变得顺坦些,茫茫沙海抵不住一颗赤子之心,才有了打动文坛的《撒哈拉的故事》。若是三毛孤身一人,举目无亲,大漠漫漫,撒哈拉于她便是冷肃的寄居地,而荷西便成了那一抹柔情,让她放下跋涉的苦累劳乏,从此有人与她捻熄灯,有人与她书半生,她沉淀内心,笔下成篇,因为背后他用不变的支持,述说着:“放手去做,背后有我。”

  苏轼晚年接连被贬,他从监狱里走来,带着极小的官职,带着满身伤痕,出汴梁,过河南,渡淮河,进湖北,抵黄州。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中,身边人走的走,逃的逃,唯有一妾,名唤朝云,在被贬的途中陪着苏轼。某日,苏轼畅饮后问妻儿,“肚中何物?”儿女所言皆不及东坡所想,唯朝云抿唇笑答:“一肚子不合时宜。”东坡抚掌大笑,称朝云才懂他——人生在世,诸事不顺之时,唯知己难求。若是苏轼孤身一人,黄州路远,晚景戚戚,这贬官之途于他便是充斥着病痛、落寞和乏味的流徙,而朝云便是那午后一盏香茗,暖人肺腑,回味悠长,使得苏子心中不绝雅兴,于是荒山僻水仍可孕育锦绣华章。

  人人都道英雄好,不论是名满天下的书生,美名远扬的作家,亦或是老来矢志的诗人,他们的人生留与世人评说,是张扬是恬淡是明亮是彷徨,似乎都与世人有关,却也与世人无干。而他们背后的人,如同天空挂起的云,看似淡薄悠远,却心事万千,挂在树梢,为宿鸟御寒;留在月旁,与倦客取暖,一身瘦骨西风中,暗自思量那人冷暖。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