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响青春“青春心向党 建功新时代”二中好声音大赛火热开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09 浏览次数:

  正值四月末,在团委和校学生会社活部的组织下,万众瞩目的“青春心向党 建功新时代”二中好声音大赛火热开唱。

  比赛共分为三个赛期:4月26日晚初赛、4月29日晚半决赛、4月30日晚决赛。现场,高一高二共70位班级歌王登场亮相,有专业水准一流的“美声大佬”,有嗓音清澈干净的“转音狂魔”,有配合相当默契的“侠义双雄”。最终,高一7班李江天同学和高一17班郑雨心同学赢得了冠军。

  同学们在这场比赛中,唱出青春热血,唱出深沉个性,唱出家国情怀。在学校“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热烈感召下,同学们以艺术的风姿向伟大祖国致以崇高的敬意。

  这是一场比赛,临场发挥和实力并不一定完全成正比,一个出色的选择有时会比实力更加重要。若目标是得到一个好名次并证明自己的实力,一定要选适合自己、展示实力且能亮出声音辨识度的歌,惊艳四座,即使有瑕疵也是瑕不掩瑜;若是力量型选手,轻柔的歌自然不合适;胜在低音就不要在高音上太过费力。

  一位高二的唱rap的学姐让我印象极深。唱rap的女生少,能唱得很有力度、台风非常正的女生少之又少。比赛结束后,学姐找到我申请重唱一遍,她说在台上因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感觉水平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我答应了她,等场内基本上没人了,她才又唱了一遍,我认真地欣赏她的表演。这位学姐看上去像是一个我行我素且特异独行的人,拥着少年的轻狂,也不迷失对自己的认知。她以行动诠释了对音乐的爱情,以及对自己心灵的无条件认证。

  进入半决赛的歌手水平着实让我吃惊了一把,不少人的演唱水准都具备晋级决赛资格,但赛制规定只能选十人进决赛,看到最终的晋级名单我很揪心。

  综合演唱水平最高的是唱《黑凤梨(喜欢你)》的小姐姐,选邓紫棋的歌的人都是分外有勇气的。转音很干净,气息四平八稳,与伴奏配合得天衣无缝,连音色都酷似邓紫棋,最最惊艳的是她漂亮的台风,煽动力极强,我往身后看了一眼,大家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像演唱会的荧光棒一样随着节奏摇摆晃动,颇有大歌星演唱会的气场,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铺天盖地,江河一般汹涌至此。

  感染力最强的是唱《当你老了》的深沉boy。他的唱功略平,但胜就胜在他绝妙的感染力。他全程阖眸扪心,将感情一滴不漏地灌到歌声里。在他低沉磁性的声线演绎下,这首爱情诗歌被赋予了别样的意味,平添了几分少年时代频繁的忧郁,对希望的希望,孤独接踵而来,铺天盖地,一点点的关心似乎能将这份寂寞填补完整。歌曲旋律平缓唯美,他平实而优雅地表演结束,所有人为他的真情而动容。

  全场最打动我的是最后一首歌:航空班两位男生的《南山南》。他们军裤和夹克混搭,很好看。他俩在白天的运动会上把嗓子喊破了,唱得实在不尽人意。但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嗓子沙哑,气息紊乱,拥有最真挚的声音和最认真的眼神,这才是这个年龄段的人该有的模样:偶尔的深沉和认真,渴望一个向众人说唱自己的机会。全场肃静,他们颇有一番筷子兄弟的气场,——有一种平凡且特别的情感,我思来想去,辞不达意地将其称为“战友情”。

  灯光打到他们身上,他们脚下的影子坚定稳健,像极了他们长大后的样子。设备突然出现了问题,伴奏停了下来,但他们没有停,干涩的嗓音赤裸裸暴露在四月末的空气里,清澈得令人害怕。我当时看着他们,几乎哭了出来。

  我希望你好好的,希望你有面对挫折的魄力。挫折会侵扰你,你会被它折磨得痛不欲生,但你钢铁的心绝对不可以生锈。南山的谷堆,北海的墓碑,你都会一一见证。我在背后看你向太阳奔去,我为你祝福,我和你道晚安。我会帮助你,你好的时候我不一定在,你不好的时候我一定在。我不会阻止你直面风霜连年,不会阻止你为了信仰欲火焚身,但一定会阻止你堕落到黑暗的深渊,那时我拼死要将你救上来。你一定要知道你的背后有我们,硬抗和依赖都不是你的最佳选择。——因为你永远是少年。

  总决赛开始前,我早早到了二报,老远听见两位美声选手在楼道练声,进去后看到之前就认识的学姐低头选歌。我凑过去。

  她是少有的唱民歌的选手,有点腼腆,对自己没太大自信,但我们几位评委包括组委都对她印象不错。能听出来她的民歌唱法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瑕疵比较明显,会用气息,但并不太稳定,尤其高音时有明显的扯嗓子痕迹。我建议她还是要选音域适中的歌,她点点头,然后说她找不到合适的伴奏。

  我说:初赛和半决赛,我们是拿“比赛”标准来评分的。但总决赛,我们倒是希望选手们把它当做一场表演,唱你最完美的歌,淋漓尽致地表达感情,你想告诉大家什么,你唱就好了。至于伴奏,自己斟酌一下到底用不用,如果你的清唱同样能打动评委,分照样不会低。她又点点头:我唱《十送红军》可以么?我是江西人,这首歌很有亲切感。

  学姐是倒数第二个登场的,她略显拘谨地站到台上,再次像前两次比赛一样先表达歉意,才开始演唱。她说自己是江西人,这首江西民歌很让她有家的感觉。她没有阖眸,只是遥远地看着什么地方,又或许只是盯着近在咫尺的无形空气。空气里游荡着的是缥缈的空灵嗓音,我想到百灵鸟,柔和地将空气劈开了一个世界,那是遥远的地方,有她血脉流传的井冈山。她转音灵巧,气息依然不够稳定,这位17岁少女腼腆地对着观众说,这是我喜欢的歌,家乡的歌,你们可能会觉得很过时,但这是我家的歌,我喜爱的歌……

  观众的浮躁被她的歌声细腻地安抚一番,她又柔和地将空气缝合,让人不易察觉,世界已经回归了本来的面目。她嘴角上扬,眼神谦卑,深深鞠一躬,退了场。

  比赛结束后,我把分数表带到后台统计时,主持人正在组织大家上台自由表演,我听到了学姐在外面嘹亮的歌声,内心一阵安宁和愉悦。

  四位评委之一,也是一位腼腆的女孩。之前在选评委的时候她躲在一个旮旯角里很小声地和我们唱了一段,我觉得非常好听。半决赛的晚上,她悄悄说,她虽然很喜欢唱歌,但从不敢在别人面前唱,所以没有报名。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不自信、敏感、作茧自缚、挣脱、利他主义、勇敢云云。这次她终于站上去了,“我圆梦了”,我在后台一边统计一边听她唱,“尽管失误很多甚至都没完整唱完,观众也没有很多,”但是她“站上舞台的那一刻我已经和过去怯场到开口唱不出音的自己说再见了。”她将会以此为契机成为更加勇敢的人,她“感谢那些在我中间卡住还给我说加油的所有人”,她想过“就快要放弃了”,但最终她在大家的鼓舞下被“感动”,她说,“参加过好声音的所有选手,你们不分名次先后,都是我心中的冠军”。

  大江:“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我:“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你倒是唱啊?”

  最终,看到学姐的名次,我一点都不惊讶。想当初我们刚刚认识,她说自己唱歌很难听,要在别人唱歌的时候她才跟着附和,我屏息听她藏匿于人群之间的歌声,认为她过于谦虚了。她成为了二中好声音的季军,我真心祝福她变得越来越优秀,她依旧笑着谦虚了一把。但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学姐说,挺晚的了,我该回去了。我说,学姐,我等会儿想唱首歌,你想听吗?她立马又坐下,说,当然听。

  我手持话筒,面对不多的观众并不觉得尴尬。我对着话筒轻声说话,声音渺远到了云深不知处,我的灵魂在那里看着我:

  “我想唱的歌叫做《一人行者》,我相信很多人都能对这首歌感同身受。我唱歌并不好,但我保证我是捧出感情来认真唱,希望大家能认真听这段歌词。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